首 页  关于我自己   Blog   服务   相册  
请输入搜索关键词
高级搜索
 
相关连接
在中兴的日子(走出中兴的回忆-连载)

发布时间:2005-8-19   人气:3914   来源:天涯虚拟社区   作者:孤客听歌

(一)
  走出中兴已有一年多了,传来的消息还是那样的清晰,某某人怎样了,某某人又这样了等......总是这样的消息在不断传给我,而且在不断重复。可能是在中兴时间太长的原故,所以我走出来还是受到很多同事的关注,以至于所有关于中兴的消息很快能传给我,这个吸收了国企精髓的公司,在摸索中不断前进,也不断被一些小人物利用,而那些小人物也不断在得意忘形中被更新。就这样这么多年走过来,产品也是一样在不断的更新和混乱的管理中走出了国门。也可能心还是在公司的缘故吧,总是在注意它的发展,而不断在失望,走出来的人常聚在一起,一起聊着同样走出的经历,在我看来这些走出来的精英和我一样有着中兴情结。因出来后工作上的原因,交往了很多中兴的老对手华为的朋友,也有意做了一些比较。很有意思的是走出中兴的朋友在一起总是谈着中兴。而华为出来朋友聚在一起几乎不再提华为了。这可能是不同公司文化造成的吧。

  因为来找我的这两个公司的朋友越来越多,我把他们在职的人也做了一些比较,中兴的朋友也就是我曾经的同事在谈到中兴时总是牢骚满腹,而华为的人可能是上班过于紧张所以都再懒谈公司了,但对投资及创业的看法上,华为人显然要敏感很多,对接受新事物方面比“憨厚”的中兴人要感兴趣的多。

  在中兴经历了太多人事变化,也看到了曾经预测中某些人的下场,所以完全可以理解这个事物发展的规律。有些人因进不了中兴而难过,其实我也为他难过,这个炉应该跳进去炼一把,不仅你对人生的认识会改变,而且如能把心态炼出来,保你以后说假话或拍马屁都不会改变你的脸色。

  当然在这个炉中也炼出了一些好钢,这些好钢在支撑着这艘船在前进,但还有一些天生就成不了钢的材料在腐蚀这艘前进中的船。在往后的日子里我会把这些人和事和图片都奉献出来,不为别的,还是希望这艘船走的稳一点吧。因为我将离她越来越远了......
  
  前 言
  
  因后面文章的需要,在谈到中兴时不可能不谈到他的缔造人和掌舵人侯为贵。一个研究所科长出身的人,在20年后的今天把中兴推向了世界。现在中兴的新员工大都不清楚或根本就没见过这个慈祥的老头......但在创业的初始到现在,他在我的心里始终是我非常敬仰的人,早期到90年代末因工作上的原因常要接触他,对他的人格魅力和品徳不能不说一些现在一些新员工很不在意的话,佩服!在我见过的所有老总们面前,我还是这样看。和华为的老大不同,这位中兴的老大,语言不多,他的品行大都在行动上,包括在具体细节中。他的人格魅力还表现在他那远瞻的目光,和坚定行动上(后面文章将会有详细描述)。而对华为老大的了解当然是他们早期那强力的宣传和近似红卫兵似的宣言。工作上也有很多次和华为任总的接触,这个号称中国通讯设备制造商老大的优点也是非常突出的,敢于尝试敢于冒险是这老头的最大喜好,在一般场合下他能和我们侃侃而谈,两个多小时精神还很焕发,如没有人打搅他还能深入下去......从华为当时的最大炒作机器“华为人报”对他的描写,感觉华为好象成了中国通信业的救世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宣传并不象他们所期望的那样,但任老大是中国民族通信行业的英雄的确还是被定了格。就象事物有它两面性一样,相反,中兴人给人的印象是踏踏实实在做事的感觉,这也是当时中兴人对外拼命宣传的一个无耐的点。在“华为人报”以民族英雄的身份招摇过世时,中兴当然有很多人很浮燥,高层中也有天天喊着要出“中兴人报”,但被侯老大坚决否定,不久一个学术性刊物《中兴新通讯》面世,刊物以学术性内容为主,以介绍通讯发展及技术性文章为主,开始为内部发行,后不久在全国发行,读者群中包括华为的订阅者.......

  写这篇文章我不可能站在通信业发展的高度,更不可能象侯总那样俯视的看问题,因为作为中兴一个资格稍老一点的普通员工,充其量我最大的视线也只能在平视的角度上看问题,但有一个好处是俯视是看整体,而平视是看局部和细节,恰恰这么多年我在中兴看到了众多细节,一些形形色色的人和事,几多沉浮,像个说不完的故事......
 
上一篇 / 下一篇
正在加载评论,请稍候…
 
我的联系方式 我的简历 孙建印个人网站已在国家信息产业部进行ICP备案